主页 > 社会文化 >

英国皇家空军摄影师讲述:精彩航空作品背后的故事 艺术与战斗力

发布日期:2021-09-11 13:09   来源:未知   阅读:

  民间摄影师喜欢寻找能够拍摄到地面或飞行状态的军用飞机最佳机会,通常而言,他们距离飞机都很远,为了能够确保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拍摄到千载难逢的照片,这些航空爱好者付出了很多很多。

  除了谢谢喜欢拍摄军用飞机的民间爱好者之外,还有一小部分空军中的专业人士,这是他们的日常工作。空军摄影师的工作与其他军人都有相同的要求,但是可以确保近距离接触到这些军用飞机。事实上,这份工作可以带你环游世界,去任何地方,拍摄空军的日常行动。

  本文为美国“The Drive”网站“战争地带(War Zone)”专栏发表的介绍文章,作者“Matty”Matthews、Thomas Newdick,本人翻译并编辑给大家分享。

  注:“Matty”Matthews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一位中士,Matthews是他的姓(Family Name),Matty是他参军后战友给他起的外号。这个外号会伴随他的军旅生涯,战友在称呼他的时候,都会叫这个外号。在很多时候,相关的文件中会将这个外号当作“中间名(Middle Name)”写在其名(Given Name)与姓之间。很多人退役之后,依旧会这样书写自己的名字,甚至让好友用这个外号称呼自己。

  举个例子:美国第34任总统德怀特·大卫·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其军旅生涯的外号就是“艾克(Ike)”,在很多文件中都如此记录他的名字德怀特·“艾克”·艾森豪威尔(Dwight “Ike” Eisenhower),通过这样的名字,就知道他曾经是一名军人。很多美军士兵为了表示亲密和尊敬,都自称是“艾克的士兵”,但不会当面叫他“艾克”,因为只有经过他认可的亲密战友才会用外号的方式当面称呼他。同时,也会看到将其名字书写成德怀特·大卫·“艾克”·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Ike” Eisenhower),这样展现了他真正的中间名和军旅外号,不过这样的方式通常都是极为正式的场合。

  ‘Matty’ Matthews下士,坐在C-130“大力神”运输机的货舱跳板上,这里已经成为他的办公室。

  在这些为我们奉献了真正艺术作品的空军摄影师中,‘Matty’ Matthews下士是其中杰出的代表。接下来,他将与我们分享他在英国皇家空军(RAF)精彩职业生涯中面临的各种挑战和巨大的成就,以及他如何拍摄令人难忘照片的方法:

  有时我会发现很难谈论自己的工作,不认为这是一份正常的“朝九晚五”的工作。毕竟,自从我从事皇家空军摄影师的工作以来,已经14年了。只有当我停下来回顾自己拍摄到的作品,以及相关的经历时,我才意识到,事实上我们作为皇家空军摄影师所做的事情是举世无双的。

  在英国皇家空军的14年里,我曾经驻扎在科斯福德、奥尔德格罗夫、亨洛、海威科姆和荷顿。目前,我在牛津郡的布里兹诺顿(Brize Norton)担任联合空运测试和评估部门(JADTEU)测试部门的摄影师。有趣的是,当你说起“JADTEU”时,听起来并没有兴奋的感觉,但在我所有的作品中,它是我遇到的最独特、最迷人、最多变的主角。

  将陆军航空兵贝尔-212直升机装进皇家空军C-17运输机内,这项工作由位于英国皇家空军布里兹诺顿联合空运测试和评估部门的工程师和后勤人员计划并执行。

  我是五位“试验”摄影师之一,我们在这里支持空天作战中心(Air & Space Warfare Centre),这是一个研究和测试单位。这需要进行皇家空军每种现役机型的相关测试项目,无论是固定翼还是直升机。我们在英国和海外基地,例如加利福尼亚的特曼库拉、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和亚利桑那的尤马,进行飞行试验、辅助试验和派遣试验。

  此外,与我们合作的人也很多,因此,英国海陆空军都在JADTEU体系内工作毫不奇怪。同时,还有无数的分支结构在英国国防部内,可以说,这是英国军队中最具前瞻性的部分,并为英军提供他们的宝贵知识。

  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很多人都在机舱内和货舱跳板上,拍摄飞机装载的一长串物资和车辆。我的摄影团队是军旅生涯中最出色的,所以不会选择改变自己的工作。

  这里讨论的重点是英国皇家空军摄影师的另一个方面——部署。我们目前有两个永久部署的摄影地点,一个在南大西洋群岛,就是“福克兰群岛”,阿根廷称之为“马尔维纳斯群岛”。另一个就是我所在的位于地中海塞浦路斯岛的英国皇家空军阿克罗蒂里基地,负责整个中东地区的防御。

  皇家空军的“台风”战机为联军在伊拉克、叙利亚领空提供必要的支持,并使用C-130J“大力神”运输机将物资和人员从伊拉克的埃尔比勒,运送到整个中东地区。现在,A400M开始承担C-130J大部分运输任务,并且不要忘记“航行者”加油机为“台风”战机提供空中加油支持。

  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此次COVID-19疫情是局势最大的影响因素。为了确保我们能够完成政府的任务,同时在保障任务中记录皇家空军的行动,我们在塞浦路斯部署了四个月的时间,并最终带着一些独特的历史性照片离开那里。以下我将介绍自己最喜欢的一些照片,以及我如何拍摄它们,以及我们在计划和拍摄过程中面临的一些挑战。

  这张照片是我最早拍摄的作品之一,我之前从未拍到过夜间飞越伊拉克的“台风”战机和“航行者”加油机。

  这并非易事。“台风”飞行员佩戴夜视仪进行加油作业,这就意味着无法打开“航行者”的机翼灯来提供辅助照明。此外,尽管当地每天夜晚都非常晴朗,但在这次加油的空域却有大量云层。就在加油过程中,月亮也消失不见,因此周围几乎是一片漆黑。

  尽管有如此多的困难,我还是尽可能拍到了“台风”战机。机翼的红色和绿色航行灯在视野中闪烁,似乎在提醒要调整ISO的指数。令人惊讶的是,拍摄过程中使用三脚架几乎没有任何帮助。熟练的“台风”飞行员在迅速完成了空中加油工作并快速离开,我只能从记忆卡中搜寻一些可以选用的照片。

  我对“台风”空中加油的照片并不满意,但苦于没有任何机会,于是系好安全带准备降落到阿克罗蒂里。我将佳能5D相机安装上16-35mm镜头,并固定在身上的三脚架上。我想拍一张漂亮的着陆照片,长时间曝光,尽可能降低ISO,同时确保相机不会因为太抖而无法拍摄。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都佩戴了机内通讯系统,所以我可以与“航行者”号的飞行员交谈,开玩笑地提到自己的拍摄计划,并要求这次拍摄需要他们做出有史以来最平稳的一次着陆动作。正与预期的那样,他们没有让人失望,当飞机着陆时,我终于有机会从驾驶舱拍摄到以上的照片。照片中有很多细节,比如清晰的仪表盘,以及舱外令人敬畏的超时空式的动感模糊画面。

  如果这张照片有另一个名字,那就是“爱的劳动”。上次海外部署时,我就想拍摄这样的画面,但从未成功过。其中的原因很多,因为需要拍摄快速移动的“台风”GR4,糟糕的时间,错误的快门速度,或者欠缺的运气都无法拍摄成功。

  我坐在跑道上,试图再次捕捉头脑当中的精彩瞬间。但每次战机起飞都是独一无二的,战机与太阳的角度都不理想。有一次我甚至冒着风险站在跑道的尽头。连续失败了五六次,我再次回到跑道上。我看着太阳慢慢落下,突然听到28号跑道入口有发动机的咆哮。

  此时,我并没有什么期待,看着两架战机准备起飞。当它即将出现在镜头视野中时,我意识到它正直奔太阳。所以,我欣喜地看着这架飞机按照自己的轨迹飞行。观察到光线的变化,我迅速将光圈从F5调整到F32,拍下这架飞机穿越太阳的瞬间。

  为了拍摄这张照片,我提出搭乘第84中队的格里芬HAR2搜救直升机进行拍摄的想法。开始在谷歌地图中制订好飞行路线号跑道,这取决于当时的风向。中午之后,总是出现东风,所以我把赌注押到28号跑道。

  起飞后30分钟,风却将直升机吹到10号跑道,幸运的是,我可以持续追踪到滑行道上的“航行者”加油机。升空后,直升机在150米高度飞行,“航行者”加油机沿着2700米的滑行道行进时,直升机进行蛇形机动,反复穿越以拍摄到完美的角度。

  这张照片是一个惊喜,如果没有第84中队机组成员熟练控制格里芬直升机进行出色的特技飞行,这张照片不可能成功。与所有航空相关的事情一样,我们需要预先计划好飞行路线,并在飞行过程中随时进行改变。

  当我来到“大力神”中队,就被安排参加第一次任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行动。三架“大力神”运输机飞往约旦,其中两架各载有80名伞兵,另一架载有空降物资。

  通过在JADTEU的工作,我知道伞兵跳伞与空投物资之间的区别:伞兵跳伞时,尾舱跳板呈水平状态,而空投物资时,尾舱跳板则向下倾斜。我选择搭乘空投物资的运输机,这样可以系着安全绳来到尾舱跳板的尽头,这样可以避开机身的遮挡,拍摄到令人满意的照片。由于飞行安全非常重要,今期四不像图2020年香巷王中王开奖结果!因此无法干涉空投任务的执行方式。

  在货舱跳板上,一位空投指挥官提醒我,旁边一架“大力神”已经开始空投伞兵,我立刻使用100-400mm镜头拍摄这个难得的瞬间。而这样的角度是以往从未有过的,同时没有任何透明舱盖的遮挡。

  这张照片是在约旦拍摄的。两架C-130J“大力神”运输机卸载人员、车辆和装备之后,启程返回英国皇家空军阿克罗蒂里基地。我乘坐的“大力神”飞行高度300米,速度330千米/小时,打开货舱跳板,我系好安全带端起相机。第二架飞机加速到425千米/小时,试图赶上我们。在机头向上爬升时,我按下了快门。

  我知道,飞机到达跑道的尽头时,会抬起机头,然后左转进入航线。尽管已经知道飞机即将进行的动作,这次拍摄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需要保持姿态的稳定,同时用低于正常速度的快门进行拍摄,以确保呈现出螺旋桨转动的效果。与往常一样,这张精彩的照片让C-130J看起来与众不同,甚至很多人都惊讶于“大力神”的特技飞行。

  在阿克罗蒂里的四个月时间里,给我留下了永远不会忘记的印象。包括从“航行者”加油机上拍摄F-35B隐形战机,它们要去叙利亚执行作战任务。同时,我还在“航行者”加油机上,拍摄到了E-3D“哨兵”预警机。

  我曾在伊拉克拍摄皇家空军的运输机,在高度威胁环境中,运送人员、物资和车辆。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这种已经退役的大型预警机。

  我拍摄了E-3D“哨兵”最后一次部署任务,当它落地后,穿越水门以庆祝光荣退役。

  如果没有国防部、皇家空军,以及所有执行任务的技术人员的协助,这些照片是不可能完成的。

  由于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武装组织并没有防空雷达,所以F-35B在执行作战任务时,采用了外挂导弹。

  目前,英国皇家空军的F-35B已经在“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进行起降训练。